在里面

极限跳伞幸存者

跳伞幸存者在空中

跳伞最近被USPA跳伞锦标赛和奥地利跳伞运动员Felix Baumgartner的太空跳跃推到了聚光灯下。

穿越云层的运动总能吸引观众,为运动员们自己提供一种不同于其他任何运动的肾上腺素。

但空中的事情并不总是按计划进行。有一些胆大包天的人以将跳伞推向极限而闻名,他们摔得远远超过了预期。

以下是五位极限跳伞幸存者:

谢娜·理查森

2005年,密苏里州跳伞运动员谢娜·理查森(Shayna Richardson)的降落伞出现故障,她认为自己已经死定了。她在阿肯色州的斯洛阿姆斯普林斯用一个全新的降落伞进行了第十次跳水和第一次单人跳伞。

她脸朝下落在停车场,伤势严重,但幸免于难。有几件事闪过我的脑海。但当然,第一个问题是,你知道,‘这将是一次死亡。这将是致命的。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援引她的话说。

她补充说,她正在尽一切可能修复故障。“请不要让它受伤,”她在撞击前几秒钟祈祷道。结果她全身都骨折了——幸运的是,她以惊人的每小时50英里的速度自由落体。

乔·赫尔曼

很少有经验能迫使你比从太空高速跳伞更灵活地即兴发挥。1944年4月,二战飞行员乔·赫尔曼驾驶着一架澳大利亚皇家空军哈利法克斯号,前往德国波鸿的军火厂进行轰炸。

在释放炸弹后,赫尔曼的哈利法克斯被德国高射炮击中。赫尔曼告诉他的船员们保释,但在他能得到自己的降落伞之前,哈利法克斯号爆炸了。他在没有降落伞的情况下被弹射到空中。

在飞机残骸中,赫尔曼在夜空中飞向地面,抓起了枪手约翰·维瓦什的腿,当时他正在拉扯自己的开伞索。维瓦什的降落伞慢慢充气,帮助赫尔曼保持抓地力。

赫尔曼死死抱住不放,有礼貌地先撞到地面,以缓冲他即兴救援者的坠落。由于这种难以置信的侥幸,赫尔曼的生存故事可能是这部史诗中最引人注目的。

他和他的跳伞搭档都受了轻伤,作为战俘幸存下来。

迈克尔·霍姆斯

2006年,英国人迈克尔·霍尔姆斯从新西兰陶波湖上空两英里多的高空跳伞,这次经历比他预想的要疯狂得多。

在他猛拉伞绳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出事了,因为他没有扶正,而是转了个圈。

降落伞没能打开。霍姆斯保持冷静,因为他知道撞击区很深,他花了46秒试图解开主降落伞。他旋转得如此之快以至于重力几乎使他昏厥。

他根本不可能选择一个触地点或瞄准目标。幸运的是,他撞上了黑莓灌木丛,这片带刺的地方稍微缓冲了一下他的落地。他离开时右肺塌陷,左脚踝骨折。

艾伦·马吉

1943年,二战空军炮手阿兰·马吉(Alan Magee)在法国大西洋海岸的一座B-17飞行堡垒中进行轰炸。在袭击中,他的飞机,恰如其分地命名为“啪!啪!啪!”遭到了德国的炮击。

它在圣纳泽尔的潜艇场上空解体了。马吉脑筋一转,没有带降落伞就从燃烧的轰炸机上跳了下来。

由于高度的限制,他在2万英尺的高空坠落时昏倒了,然后一头扎进了圣纳泽尔火车站的玻璃屋顶。接下来,他所知道的就是,德国医生正在把他支离破碎的身体复原。

在其他伤势中,马吉的右腿和脚踝骨折,右臂几乎断开,28处玻璃碎片造成的弹片伤。他最终在《史密森尼》杂志上登上了这场战争十大最令人震惊的生存故事之一。

米科

跳伞不需要从飞机上完成,你可以从地面上跳下。勇敢的跳伞者“米科”在之后成为传奇在35层楼的高空中幸存下来2003年10月在德国慕尼黑。

据路透社报道,慕尼黑警方发现他用降落伞吊在离地面150英尺的起重机上。神奇的米科显然是从一座在建的高层建筑上跳下来的,他的降落伞突然掉了下来。

神奇的是,它咆哮的绳索抓住了起重机,救了他的命。Miko被慕尼黑警方拘留,被控非法侵入和违反航空法,但由于其不畏死亡的降落情节,他被轻率释放。

事后发现,他的降落伞实际上开得很干净,只是方向不对,没有时间调整。

留下一个回复

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将不会发布。已标记必填字段*

绿翼服

6款最佳翼装

串联跳伞

有史以来最低的基础跳跃